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换钱的捕鱼-金山毒霸网

嫡女独宠嫡女独宠“操。”他哑着声音吐了个脏字。

“小子。”强行平稳了心神,嚣张霍司辰冷眼看向陆九渊,“这事儿没完。”这话像是在跟陆九渊说,鬼王但却又仿佛不单单是在跟陆九渊说。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

俏医陆九渊回以冷哼:“爷怕你吗?”霍司辰目光又冷了一寸,嫡女独宠表情却是轻蔑的。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嚣张这小子,真是又蠢又嚣张。而这种又蠢又嚣张的小崽子,鬼王大都活不长。在心中嘲讽了陆九渊一番后,俏医霍司辰的余光再次穿过陆九渊下颚的空隙,俏医朝雾冷艳的脸在他眸底一晃耳光,他猛的收回了目光,突然烦躁不已,一刻也无法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嫡女独宠于是他转身带着姜绵绵扬长而去。霍司辰一走,嚣张剑拔弩张的气氛终于得以缓和,陆九渊问万珍楼的服务生要了跌打酒,然后转身走到朝雾跟前,单膝跪了下来。“我去拿,鬼王我去拿,你别激动,你不会有事的。”宁涛慌忙去了方桌边,拉开抽屉拿出了放在抽屉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份早就准备好了的不动产权转让合同,俏医甚至还有一支签字笔。“签、嫡女独宠签字啊……我快不行了……快签!”陈平道颤声催促,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的样子。宁涛打开合同看了一眼,嚣张那确实是一份不动产权转让合同,嚣张内容很简单,大致是说陈平道要将位于花园街的一家“天外诊所”的所有权转让予人,签字有效。合同上面还有公证处盖的章,陈平道的签字,很正规的样子。宁涛担心老头情绪激动心脏再出点什么问题,鬼王一咬牙,提笔在合同上签了字。

陈平道颤声说道:“小伙子,你我也算有、有缘,我这里没酒,桌上有茶,你沏两杯,我们以茶代酒干一杯,敬我们这一段缘分,黄泉路上我也没什么遗憾了……咳咳……”宁涛的情绪也被感染了,酸酸的。他拧起桌上的茶壶沏了两杯茶,然后将陈平道扶起来靠在他的怀中,碰杯之后一口喝掉了杯子之中的茶。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

茶汤的味道清香扑鼻,入口一股润彻心扉的清凉,非常奇特。一杯茶下肚,宁涛感觉浑身都通透舒服,他趁机转移老头的注意力,“老人家,这是什么茶?”陈平道的声音一点都不颤了,“茶是普通的竹叶青,只是我在茶里放了一点药。”宁涛顿时愣了一下,“你怎么……什么药?”陈平道忽然从宁涛的怀里爬了起来,“不要紧张,一颗小涅槃丹而已,它具有洗髓伐经的功效,它能祛除你身体之中的毒素,唤醒你的先天灵性和天赋,增强你的力量和速度,让你的鼻眼更聪慧。一句话,它是你修道之旅的必吃的奠基之药。我那一口也给你渡了一点修为,算是补偿吧。还有,你记住,醒来之后立刻去诊所,时间拖得越久后果就越严重。”

“你个骗……”宁涛一句话没说出来,咚一声躺在了地上。“老子终于解脱啦!苍天有眼啊!哈哈哈!”陈平道的声音,发疯了一样,与之前判若两人。宁涛隐隐约约听到了陈平道的声音,之后他的意识就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宁涛的意识渐渐苏醒了过来。他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茂密的树冠,还有从枝叶间洒落下来的金色阳光。

宁涛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环视四周。没有老宅,也没有陈平道,他站在一片山坡上,到处都是树木、荆棘和杂草,就连一条路都没有!可陈平安给的医书和那份转让合同却都还在他的手里,真真在在,不是幻觉。“对了!”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陈平道身上的气味和那黑狗一模一样,他还说那一口给我渡了一点什么修为,他就是那条黑狗!难道……难道我真遇见鬼了?”

嫡女嚣张:鬼王独宠俏医妃

短暂愣神之后宁涛打开医书翻看。医书非常简单,仅有四篇内容,依次是望术篇、闻术篇、丹药篇和针道篇。四篇内容加起来也不到千字内容,惜字如金。

“望、闻、丹、针?中医不是望闻问切吗?”宁涛的心中一片好奇,细看内容,医书上的古文内容却生涩难懂,一时之间辨别不出真假。宁涛又打开了那份合同,他昨晚看见的内容一字不差,他签下的名字也赫然纸上。合同里放着一把钥匙,是那种非常古老的钥匙,乌黑的颜色,沉甸甸的,不是铁也不是青铜,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造的。钥匙上刻着“天外诊所”四个繁体小字。宁涛困惑了,古老的宅院凭空消失了,狗陈平道也不见了,难道那家诊所是真实存在的?一股恶心难闻的气味突然飘进了宁涛的鼻孔,他慌忙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刚从地沟油里捞起来的一样,满身都是黑色的粘稠的油污。他顿时被恶心到了,差点就吐了出来。

他想到了昨晚陈平道给他喝的那碗茶汤,还有……“糟糕!今天要去医大附属医院报到!”宁涛忽然想起了这事,再也顾不上什么古老的宅院和陈平道了,拔腿就往山坡下跑去。

山坡无路,地势陡峭,到处都是岩石和藤蔓。宁涛也顾不上什么危险不危险了,大步飞奔。

一块差不多两米高的山石挡在了宁涛的前面,他下意识的一跳,呼一声风响,他的身体嗖一下从那块山石上面跃了过去!宁涛忽然想起了陈平道说的那些话,他的心中一片震惊,“难道那颗什么小涅槃丹也是真的?那陈平道究竟是什么人啊?不对,他究竟是什么狗啊?去医院报到之后我一定要去那家诊所看看!”

山城医大附属医院人事科办公室外,宁涛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领口都洗发毛了的短袖衬衣,抬手准备敲门,忽然一个嗲嗲的女声从门后传来“马叔叔,这是杨海的档案,你看看吧。”宁涛的手顿时停在了空中,这个声音他似曾听过,好像是唐玲的。他心里很奇怪,杨海的成绩很差,这次根本没有获得医大附属医院实习的资格,他的档案怎么送到人事科来了?这时门后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杨海没来啊?”

“他家里来了一个很重要的客人,他得陪着,所以让我把档案送过来了,没问题吧?”女人的声音回答道。“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他就是混个资历而已,以他家的关系,他迟早要进入卫生系统当官,到时候还得指望小唐你多关照啊。”

“马叔叔,你就会取笑人家……那个要被取代的人……”宁涛的手敲了敲房门,他不想再听这恶心的对话了。

办公室里一男一女。那女的果然是唐玲。至于那男人,显然是附属医院的人事科科长马福全。在马福全的办公室里遇见唐玲,宁涛多少有点意外,不过他的脸上保持着平静,客气地道:“马科长,我是山城医科大学的四年级学生宁涛,我来报道。”

马福全看了唐玲一眼,唐玲点了一下头。“你就是宁涛啊?”马福全站了起来,不冷不热地道:“你看看现在几点了?”宁涛知道现在是几点,他硬着头皮说道:“现在……十点。”马福全的语气顿时变了,“既然你知道现在十点了,你怎么还有脸站在这里?你迟到了整整两个小时!第一次报到你都能迟到两个小时,那你就能在手术的时候迟到两小时,那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走吧,我们这里不需要你这样的没有时间观念的人!”

宁涛忙解释道:“马科长,我遇到了一点特殊的情况……”马福全粗暴地打断了宁涛的话,“你闭嘴,我不想听你的任何解释!”

宁涛的头嗡嗡直响,疼得厉害。唐玲幸灾乐祸地看着宁涛,“有些人脸皮真厚,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宁涛的视线忽然落在办公桌上的一张表格上,他看到了他的名字被划了横线,却又填上了杨海的名字。他顿时明白了门外听到的对话的意思,被取代的人是他,这其实不是他迟到不迟到的问题,而是早就安排好了的。“马科长!”宁涛愤怒地道:“你把我的名额给了杨海是不是?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给我一个解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