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狗被鹅按墙角疯狂摩擦 可怜模样笑喷网友 >

2016jj斗地主-驱动人生

来源 驱动人生
2020-02-18 00:09:58

这时那个中年白人女性向艾比走了过去,狗被鹅她的手里拿着手机,狗被鹅她走到艾比所在的那张餐桌前,开门见山地道:“艾比小姐,我刚刚接到电话,你已经被cnn辞退了,你不是记者,而今天的晚宴只为记者开放,请你出去。”

按墙角丁玲站在床边眼巴巴地看着。宁涛很快就没地方可擦了,疯狂摩因为他只能擦脸庞、脖子和手,人家的身上他总不能解开人家的衣服也帮人家擦拭吧?

狗被鹅按墙角疯狂摩擦 可怜模样笑喷网友

“玲儿,擦可怜你来给你娘擦拭一下身上吧,我去外面等你们。”宁涛说。模样笑“嗯。”丁玲很乖巧地应了一声。宁涛往雪未央的身子中注入了一丝灵力,喷网友在她的大脑之中轻轻震荡了一下,然后放下麻布抹巾往门口走去。丁玲拿起麻布抹巾,狗被鹅解开她娘的衣襟为她娘擦拭身上的汗珠和污渍。那曝露出来的神秘风景,按墙角却是非礼勿视。

宁涛来到了庭院中,疯狂摩望着院子外面的一片青青竹林。有风吹动,擦可怜竹叶起起伏伏,发出沙沙的声音。一只黄莺栖在竹枝上,叽叽叫着,声声清脆。模样笑三个女人也跟着宁涛进去了。

这个地方够阴森诡异,喷网友可她们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感觉上有点瘆人什么的很正常,但谈不上害怕。宁涛推着轮椅来到了小巷的尽头,狗被鹅递眼看向了亮着灯的小屋。低矮狭小的房间里亮着一盏灯,按墙角那灯悬挂在房梁上,按墙角套着一只惨白色的灯笼罩子。看不见电线,那只是一盏点着蜡烛的灯笼,与白婧坏掉的那一只很相似。灯笼下站着一个老妪,疯狂摩脸上的皱纹就像是干裂的树皮一样,一头雪白的头发,就像是银丝一样在微凉的夜风中微微飘动。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老妪,处处都透露着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老妪一幕看了站在门外的宁家一家四口和坐在轮椅上的马面一眼,随后伸手拿碗放碗,动作娴熟。她在一张方桌上放了五只碗,然后又从一只大瓮中舀汤,装进五只碗里。

狗被鹅按墙角疯狂摩擦 可怜模样笑喷网友

宁涛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背皮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会是……传说之中的孟婆吧?”民间的鬼怪故事里,人死之后去阴间,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孟婆。那孟婆在奈何桥上,专门给死人喝孟婆汤,死人一喝孟婆汤就会忘记一生所做的事,所遇的人,也等于是斩断与阳间的一切牵连。这样的说法现在恐怕已经没人相信了,可细思极恐,如果人真的有前世今生,转世轮回的话,那些新生儿又有谁记得前世?如果不记得前世,那不就是喝了孟婆汤吗?可是,孟婆不应该在奈何桥上吗,怎么会在这里开小店?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小店里的老妪开口说道:“马差爷,这是人都是你要带走的吧?来,夜深凉气重,喝碗热汤吧。”江好、白靖和青追跟着进了门。“来来来,喝碗热汤。”老妪端着一碗汤递向了宁涛。宁涛递眼瞅了一下,心中顿时一片恶寒,喉咙发痒,差点一口吐出来。

那黑不溜秋的大海碗里装的哪是什么热汤啊,那汤又黑又稠,汤里还混着疑是人的指甲盖、眼珠什么的,那气味也腥臭扑鼻,看一眼都能让人吐,更别说是喝下去了。“嗯?”老妪走了一下眉头,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件冷芒,似乎是不满宁涛不接她的汤碗。

狗被鹅按墙角疯狂摩擦 可怜模样笑喷网友

“孟大娘,这几位可不是我要带下去的人,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也都是大人物,你把眼睛擦亮一点。”马面说。说完,他自己接过了那一碗汤,咕噜咕噜往肚子里灌。

宁涛总算是明白他为什么想要吃一碗鬼谷了,阴间没得吃,要吃只能吃死人。宁涛身后的三个女人也是一个毛骨悚然的感受,忍得很辛苦才没吐出来。老妪仔细瞅了瞅宁涛,还有站在宁涛身后的三个女人,忽然叹了一口气:“我老啦,眼睛花啦,的确是有眼不识泰山了,来了一个半仙,两个蛟龙女,还有一个大妖精。见谅见谅,快请坐,这汤我就收了。”马面说道:“收什么收,都给我吧,我饿坏了。”老妪数落了一句:“你还真是一个饿死鬼。”宁家一家四口落座,宁涛和青追坐一条长凳,白婧和江好坐一条长凳,马面还坐他的轮椅。老妪则把她舀的汤一碗接着一碗地递给马面喝,眼角的余光把宁涛瞅了又瞅。

宁涛试探地道:“这位老前辈不会就是……孟婆吧?”“孟婆?”老妪呵呵笑道:“老身姓孟,但可不是孟婆,只是在这阴地儿开了个鬼食店,专门给上来的鬼差熬汤煮饭,也开个门户,方便死人下去。”然后,她又补了一句,“老身姓孟名娇容,永乐十二年的人。老身家原是一个大户,现在一个人都没有了。”

一个人都没有了,也就是说她也不是活人。孟娇容,这名字很美,可本人却一点都不娇容。

江好好奇问了一句:“孟大娘,你不是孟婆的话,孟婆在哪里?”孟娇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干瘪的笑容:“孟婆自然在阴间啦,我们倒是熟人,你要是想见她的话,我领你去。她家还有三个女儿,一个比一个漂亮。”

江好慌忙说道:“不不不,这个就不必了,我只是好奇问一问。”马面已经喝完了最后一碗汤,他摸了摸嘴,打个饱嗝:“总算是吃饱了,孟大娘,找你帮个忙。”“你说。”孟娇容开始收拾空碗,看似老迈手脚却很利索。马面说道:“帮我打听打听阴墟里的一个人。”

“阴墟里的人?马差爷,你莫要开老身的玩笑,那阴墟里哪有什么人在。”孟娇容说。马面说道:“一个叫林清华的人藏进了阴墟,有可能去了唐玄宗在位的某一个时间点,你路子广,帮我打听打听。”

马面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叠死人钱放在了桌上。宁涛和三个女人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地移到了那叠钱上,那叠钱和市面上卖的死人钱并不一样,好像是用人皮割成长方形状,也没有什么银行或者钱庄的字样,甚至没有数额,只有一个冒着黑气的方块形状的烙印。或许金额什么的都在那个烙印里面,类似二维码一样的存在。

这就是阴间的钱,还真是长见识了。孟娇容的皱巴巴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了一个干瘪的笑容,她伸手抓过了那叠死人钱:“马差爷还真是阔绰,没问题,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收了你的钱,自然要为你办事,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回头我就去打听。”

马面说道:“你要是找到了那个林清华,我这里还有重谢。”“哎哟,那老身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找到那个死鬼。”孟娇容笑得更开心了。宁涛说道:“他不是死鬼,是活人。”孟娇容顿时愣了一下:“活人怎么去了阴墟?”

马面说道:“这个你就别管了,把找人的事办好就成。”“得嘞。”孟娇容收起了那爹死人钱,“马差爷,还要不要我再给你舀几碗?”

马面摸了摸肚皮:“不用了,我吃饱了。去,去把门打开,我带我朋友去阴间看看。”“行,老身这就去。”孟娇容折身进了内室。

宁涛看了看他的三个妻子,试探地道:“你们想去看看吗?”三个女人连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