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神话捕鱼-月光软件站

宁涛将手里的几根白头发塞进了裤兜,致敬火然后打了一个招呼,“林叔叔,你来啦。你们聊,我先走了。”

苏雅点了一下头,神山执“那你拔吧,别管要轻点,我怕疼。”“我轻轻拔。”宁涛走了过去,勤武伸手捋出那根藏在鬓角里的白头发,突然一扯,那根白头发顿时从苏雅的头上转移到了他的手中。

致敬!火神山执勤武警的这些画面令人感动

苏雅看着宁涛手中的白头发,画面令叹了一口气,“唉,我真是老了。”宁涛笑着说道:人感动“你鬼扯什么?你连十八岁都不到,老什么老?少年白是很正常的,呃……别动,我又看见了一根。”宁涛从苏雅的头上拔了四根白头发,致敬火再也找不到了。宁涛摇了一下头,神山执“要十二根,你头上才三根,不够。”勤武“你是巴不得我一头白发是吧?”苏雅又给了宁涛一个白眼。

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画面令压低了声音,“苏雅,有个问题很唐突,可我还是要问一下。”宁涛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人感动“那个,你有没有和男孩子那个过?”宁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致敬火这挺好的。一个人做了一些坏事,但如果能改邪归正,一心向善,这就是好事,也应该给他一个赎罪的机会。

卢南从教室里出来,神山执穿过院子来到宁涛和邹裕麟的面前,她向宁涛伸出了手,“请问先生是?”“我叫宁涛,勤武卢村长你好。”宁涛与她握了一下手。卢南的清秀的脸蛋上浮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画面令“宁先生,你好。”邹裕麟不敢与宁涛享受同等的待遇,人感动主动伸出双手与卢南握了一下手,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叫邹裕麟,我是宁爷身边跑腿的,你叫我小邹就行了。”

“邹哥你好。”卢南实在没法叫小邹,因为邹裕麟比她大好几岁。“卢村长,你说的那块地在什么地方?带我们去看看吧。”宁涛说。

致敬!火神山执勤武警的这些画面令人感动

“嗯,跟我来吧。”卢南走前带路。宁涛的鼻子里有一股山林的清香味道,那是卢南的身体的味道。“我们剑阁村可不简单,它有一个动人的故事呢。”卢南抬手指了一下村子尽头的大山,“那座山叫剑阁山,传说有一位叫玄天子的仙人在这里俢练,有一个村姑爱上了他,可最终没能在一起。这地方钟灵毓秀,民风淳朴,人好,景也好,我大学毕业回来就想带领村民们发展旅游业,可是一直没有资金。”“等等……”宁涛的表情很奇怪,“卢村长,你刚才说的那个故事,那个在这里俢练的仙人,他叫玄天子是吗?”

卢南点了一下头,很确定地道:“对呀,是叫玄天子。传说这剑阁山里有他住过的山洞,可我们一直都没有找到。”对于剑阁村的村民和他们的女村长卢南来说,玄天子只是一个传说故事之中的人物。一个小山村想要招商引资发展旅游业,找一个传说故事做题材,这可以理解。可对于宁涛来说这却不是什么传说故事,玄机子也并不是虚构的人物,证明玄天子存在的证据就在他手中的小药箱里,那算是可以探测灵土存在的寻土砚。可是这些,他没法跟卢南说,也没法跟剑阁村的村民说。卢南一边走,一边给宁涛介绍剑阁村的情况。宁涛眺望那剑阁山,那山拔地而起,三四千米高,山顶始终笼罩着一片云雾,看不见全貌。它比周围的山都要高出许多,可并不雄伟,有点“细腰”,笔直起来,那形状还真像是一把剑。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剑阁、剑阁,如果剑是指着山的话,那是不是还有一个阁?那阁会不会与玄天子有关?”一个陈平道,一个玄天子都是谜一样的人物。

致敬!火神山执勤武警的这些画面令人感动

卢南停下了脚步,指着一块空地说道:“就是这块地,二十亩面积,一百万给你们。”邹裕麟说道:“二十亩一百万?卢村长,我之前就是搞房地产的,像你们这样偏僻的山村,两万块一亩我想拿多少就拿多少,你开口就要一百万,这也太没诚意了吧?”

“我们……”卢南轻轻咬了一下薄薄的嘴唇,“一百万,不讲价。”邹裕麟冷笑了一声,“还不讲价?宁爷,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看看,保准四十万搞定。”一百万,宁涛也觉得有点贵,他点了点头。“等等……”卢南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想给村里修一条路,还想修缮一下水渠,这笔钱对我们很重要。这样吧,我可以给孤儿院的孩子上上课,我不收钱,好不好?”说这样的话,这么腼腆,看样子她也是刚当村长不久,身上没有村官的官气。邹裕麟说道:“你开什么玩笑?请个老师也用不了六十万吧?”

宁涛又抬头看了一眼云遮雾绕的剑阁山,然后又看了一眼衣着朴素两眼渴望的卢南,他的心肠就软了,他说道:“算了,就这里吧,一百万就一百万。”卢南激动地道:“谢谢你宁先生。”

“宁爷……”邹裕麟欲言又止。宁涛说道:“我已经决定了,你帮我找个靠谱的建筑公司,越快建好越好。”

宁涛做出了决定,邹裕麟也不劝说了,他说道:“这事包在我身上,现在都流行钢架构,几根钢梁一拉上就可以砌墙盖瓦,如果建筑面积不大的话,十多二十天不出一个月就能搞定。”“那好,这事就交给你办了。”宁涛说,他可没时间和精力来管这件事。邹裕麟跟着江一龙搞过房地产,熟悉这行的门路,把这件事交给他处理也就省心省事多了。

“我现在就去找人。”邹裕麟说。宁涛说道:“你去吧,我和卢村长再谈谈,可以的话,今天就把合约签了。”“当然可以。”卢南很高兴地道。邹裕麟离开之后,宁涛说道:“我想四处看看,可以吗?”

“我陪你逛一逛。”卢南说。宁涛说道:“不用,你去给孩子们上课吧,我一个人逛一逛就行了。”

“那怎么好意思?我陪你逛,也好给你讲一下我们村的情况。”卢南坚持要陪宁涛,却不知道宁涛是动了寻“阁”的心思。就在这时一个村妇突然跑过来,神色紧张地道:“卢南,你男人又咳血了,你快跟我回去看看。”

“啊?”卢南顿时慌了,“宁先生对不住了,我先回家一趟。”说完她拔腿就往村尾的方向跑去。宁涛提着小药箱向卢南和那个村姑离开的方向走去,没走多远他就看见卢南和那个村姑进了一个农家小院。一溜竹篱笆墙,几间泥石做墙的小瓦房。篱笆墙上爬满了蔷薇,屋子后面是一片翠竹,虽然简陋,可给人一种温馨自然的感觉。

宁涛也向卢南的家里走去,没人邀请他去看病,可是作为一个医生,有人生病咳血都不去看看,那还算什么医生?到了院子门前,宁涛停了一下脚步。“咳咳咳……”一间屋子里传出了剧烈的咳嗽声,然后又是一个呕吐的声音,“哇!”卢南的声音,“老公你别吓我呀,我……我马上叫急救车,我们去医院……”

“阿南,去什么医院,一个星期前我才出院,现在又去,家里都没钱了……咳咳……”男人的声音很虚弱。“没钱也要治,就是卖血我也要治好你!你别说话了,我现在就打电话。”卢南的声音。

“阿南,你……咳咳……我的情况我清楚,我活不久了,我不想你为了治我欠一身的债……那样的话我走也不安心啊……”“呜呜呜……”卢南哭了,声音哽咽,“你不要这样说了,我不许你这样说。”

那站在房门口的村妇一声叹息,“唉!老天不开眼啊,好人命不长,杨露这么好的人怎么就得了这怪病治不好了?”宁涛也不敲门了,迈步进了院子,然后来到了那道房门前。还没进屋,扑鼻一股中药味,以及呕吐物的味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