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疫情防控经费如何保障? >

神奇的异能捕鱼-榆林日报

来源 榆林日报
2020-02-17 22:28:50

宁涛的脑海里浮现出了红玉的那一块头骨,疫情还有那写在头骨之上的绿色惊奇,心中一片惊奇。

防控宁涛猜到赵无双这是去给他拿诊金了。范铧荧笑着说道:经费“宁老弟就这么着急着要回去陪女朋友吗?我还想跟宁老弟好好喝一杯,聊一聊,不如把弟妹一起叫出来怎么样?”

疫情防控经费如何保障?

宁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保障“我和江好其实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我们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范铧荧打趣地道:疫情“宁老弟,我是过来人,我的眼睛不会看错,你这样说只是你没有看出来而已。”宁涛只是笑了笑,防控没有再解释。他不是没有看出来,防控他多少能感觉到江好对他的好感和暗示,可他却有无法克服的问题。账本竹简上的每一月对他来说都是一场生死之战,他哪里还有心思谈情说爱?稍一不慎就会是这样的情况,上月还是恋人,下月就成未亡人了,他怎么能害了那么好一个姑娘?这时赵无双走了过来,经费双手捧着一张现金支票递向了宁涛,“宁医生,小小意思,请你收下吧。”宁涛瞅了一眼支票上的金额,保障2后面6个0,保障两百万的诊金,他虽然早就料到赵无双不会吝啬,可看到这样大一笔诊金还是把他吓了一跳,“这……这也太多了吧?”

赵无双忙说道:疫情“不多不多,我还觉得给少了,三天后一定奉上配得上宁神医的诊金。”这话已经说得够明显了,防控三天后你彻底治好我,我还有更多的诊金奉上。宁涛看着善恶鼎,经费“你说,谁是此地的恶魁?给个提示怎么样?”

宁涛耸了一下肩,保障“你不仅是一个坑货,你还是一个哑巴。”宁涛唠叨了两句,疫情发泄了一下情绪之后也没了自言自语的兴趣,他继续浓缩药材,浓缩工作完成之后他又马不停蹄的开始炼制初级处方丹。他现在炼制初级处方丹已经是轻车熟路,防控这一次他炼制出了一百二十多颗初级处方丹,防控未来几个月都不用再担心没有初级处方丹可用了。他将一百多颗初级处方丹分别装进了三只小瓷瓶里,剩下一颗放到了账本竹简之上进行“认丹”。认丹的结果不出意外,经费仍然是精品初级处方丹。

接下来的时间,宁涛盘腿坐在了善恶鼎的旁边,一遍一遍的运行初二级入门修真功法,俢练灵力。他现在虽然能勉强施展脚下有梯,可他现在才只能虚空蹬一步,也就几米的高度而已,这远远不够。另外,更强的灵力也能增强随便挨的灵力气囊,以及猫爪拳的威力。他的一切都建立在灵力之上,他怎么会不渴求更强大的灵力?恶气多,俢练很痛苦,宁涛咬着牙撑着,一遍又一遍,忘了时间……

疫情防控经费如何保障?

第二天一早,宁涛返回了他和青追的租住屋。青追已经做好了早餐,她下了两碗面,还有两个鸡蛋。宁涛吃面的时候问了一句,“青追,你知道白圣这个人吗?”青追正往嘴里送面条,听到这句话她的手顿时僵住了,张开的嘴巴也没有闭上,但没有声音出来。

宁涛说道:“你这是什么反应?”就她这个反应,他便猜到青追是知道白圣这个人的。青追闭上了嘴巴,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他是我和姐姐的义父,我从小就得了妖骨坏死的病,等于是一个废妖,所以他不喜欢我。全靠姐姐照顾我,让我苟延残喘到你的出现,不然我早死了。他不待见我,我也很少见到他,我也不想见到他。他有事从来都只找姐姐,这么多年没见,我……你就不要问我了。”宁涛笑了笑,“我就随便问问,好了,我不问了,吃了早饭我们出去逛逛。”

青追放松了下来,脸上也有了笑容,“嗯,我知道,顺便找找诊金病人。”吃了早饭,宁涛和青追离开了租住的房子。走出客家巷,宁涛准备叫车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一张贴在灯柱上的寻人启事。

疫情防控经费如何保障?

那是一张新张贴上去的寻人启事,说的是一个少女失踪的信息,失去联系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宁涛忽然改变了主意,“青追,跟我去一个地方。”

宁涛说道:“昨天我看见了一个新闻,一个大一的女学生失踪了,这张寻人启事上的女孩也是失踪了一个星期没找到。这事有点蹊跷,我们去那个女大学生的家里看看吧,或许能帮上忙。”“好的,可是今天晚上还要和姐姐去辛家赴约,能赶上吗?姐姐最不喜欢迟到和失约的事情发生。”青追说。宁涛说道:“赶得及,先去看看再说。”半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来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宁涛和青追下了车,然后往小区里走去,也没人拦下他们登记什么的,就那么就进去了。路上,宁涛拨了一下新闻中留下的联系电话,几秒钟之后电话就被接通了。“请问你是?”手机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很沙哑,给人的感觉像是刚刚哭过。

“我是来帮助那么找女儿的,能见面谈吗?”宁涛说。“能,你在哪?你有线索吗?”男人很着急。

宁涛说道:“我就在你家所在的小区中,见面谈吧。”“好的,我马上来。”男人挂断了电话。

宁涛说道:“等下不要吓着人家,人家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就说……”他想了一下,“私家侦探。”“嗯!”青追点了一下头,然后又补了一句,“我是你的助手。”

宁涛露出了一丝笑容,青追虽然在某些方面本性难移,但大致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女人,与她在一起的感觉其实是很舒服的。至于私家侦探,这只是一个临时起意。他想要帮忙的事情,以一个医生的身份与人家接触的话当然不行,谁会相信一个医生会帮忙破案?所以他只有冒充一下私家侦探了,这虽然是一个谎言,却也是善意的谎言。蒋婷的父亲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一头花白的头发,再加上眼角的皱纹,外貌的年龄看上去比真实的年龄要大许多。他看上去很憔悴,情绪低落到了极点,给人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如果这个突然传来蒋婷遇害的消息,他十有八九会倒在地上。“你们……你们知道我女儿的下落吗?快告诉我。”蒋婷的父亲一见面便直奔主题,声音哽咽,好不可怜。宁涛的声音温和,“蒋大叔,你别着急,我们是来帮忙的,我们特意来了解一些情况。”

“你们是?”蒋婷的父亲问,眼神之中多了一点困惑与警惕。宁涛说道:“蒋大叔,你别多心,我是一个私家侦探,我看到了你的女儿失踪的新闻,特别想帮你的忙。”

“私家侦探?”蒋婷的父亲跟着就摇了摇头,“我没钱请私家侦探,孩子她母亲病了,我们都没有钱去医院看病……”他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眼泪一颗接着一颗的往下掉。宁涛说道:“蒋大叔,你别误会,我不是来赚钱的,我只是来帮忙的。我帮你找你的女儿,我不收你一分钱。另外,我恰好也懂点医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带我去你家里,我给阿姨看看。”

蒋婷的父亲有点懵,这世上哪有这样好的人,这样好的事?宁涛并没有催促他,给他留了点考虑的时间。

差不多一分钟后蒋婷的父亲才出声说道:“好吧,我带你去我家,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我是真没钱给你。”宁涛说道:“蒋大叔,你有防备的心我能理解,你就相信我这一回吧。”“那好,你跟我来。”蒋婷的父亲转身带路。路上,宁涛与蒋婷的父亲聊了几句,了解了一些信息。

蒋婷的父亲叫蒋福全,原来是一个化工企业的工人,可是没能干到退休就因为企业效益差,被裁员下了岗。他和他的妻子杨大凤推着小车在街头卖早餐,赚点辛苦钱供蒋婷读大学,如果没有这件事发生,一家人平平安安也是好的,却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可怕的事情,这个家庭距离分崩离析就只差那滑落深渊的最后一步了。蒋福全将宁涛和青追领进了一幢居民楼,爬了三层然后开了一道房门。

宁涛和青追跟着蒋福全进了门,房子很小,仅有五十平方的样子。进门是一个客厅,沙发是织物面料的,又脏又黑,一些地方的布料甚至都破了,露出了里面的填充物。最像样的家电不过是一台冰柜,但那估计是为了坐生意才买的,其余的电器都又老又旧,放街上都不会有人捡。宁涛一进门便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药味,然后便看见窗户紧闭着,他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青追,你去把窗户打开通通风,空气这么差,好人也会生病,更别说是病人了。”

“好的。”青追跟着就去打开了窗户。蒋福全没说什么,他现在已经心乱如麻,哪里还顾得上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