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牛牛看电视tv-长江商报

宁涛笑了笑:中国“我说过,不能让你白干,就这么定了吧,不要拒绝我,不然我会生气的。”

天外诊所里静悄悄的,经济善恶鼎中黑白气缭绕,鼎上的人脸一如既往地闭着眼睛。宁涛又盘腿坐到了善恶鼎旁边,程碑成稍微调整了一下气息,然后又开始修炼灵力……

中国经济的里程碑成就

中国杭州滨江区天马制造公司办公楼。“小姐你好,经济我想见一见你们申总。”宁涛来到前台,对偷偷看手机的前台接待说道。前台接待很年轻,程碑成长得也还算可以,她看了宁涛一眼,也不知道宁涛是干什么的,问了一句:“先生,有预约吗?”“你是干什么的,中国找我们申总干什么?”前台接待又问了一句。宁涛说道:经济“我有一件东西要交给你们申总,麻烦你给你们申总打个电话,让他下来拿一下。”

“你是送快递的吗?”前台接待指了一下大厅门口:程碑成“出去左走,那里有邮政储物柜,你把东西放柜子里。”宁涛有些无语地看着她,中国他心里很郁闷,可也没冲人家小姑娘发火。毕竟,这是她的工作,要是谁来了都让她把老总叫下来,她这份工作也不用干了。这些闲言碎语宁涛也听见了,经济他的心里很不舒服,经济可这却就是一个普遍的现状。现在的人习惯用钱来衡量一个人的成败,大家都在拼命地追求金钱,道德缺失,善念不存。人们看得惯混得不如自己的人,可是人们看不惯那些混得比自己好的人,因为他们的心里不平衡,甚至怨恨。

曾善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程碑成之前他一直是这个村里的笑话,程碑成是被同情的对象,无论是谁只要跟他一比就会得到优越感,幸福感。可这次回来,突然就发了,谁还看他顺眼?曾善才的小动作落在宁涛的眼里,中国同样是从社会最底层走出来的他完全能感觉到曾善才此刻的感受,中国他从队伍的最后面走到了曾善才的身边,笑着说道“曾大哥,我曾经和你一样住地下室,我帮人泊车,洗过盘子,还站过岗,那些经历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什么……道理?”曾善才看着宁涛,经济眼神之中充满了感激,宁涛的话让他感到亲切。宁涛说道“那就是永远不要在乎别人强加给你的看法,程碑成还有唐门的闲言碎语,程碑成因为无论是什么他们都不会真正的在乎你,他们只在乎他们自己。你只需要为你的女儿,你的父母好好活着就行了。”

曾善才咧嘴笑了,一口冷风钻进了他的嘴里,他顿时咳嗽了起来“咳咳……咳咳……”宁涛拉住了曾善才的手,往他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灵力。在来之前,他已经给在在曾善才吃了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可也只是给他续了一点命,不至于倒在回家的路上。

中国经济的里程碑成就

曾善才挺起了胸膛往前走,他的家就在道路的尽头,山间窑洞,还有一个堆满苞谷杆子的小院子。“曾善才,你什么时候发财了啊?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吧?”之前说曾善才老婆八卦的大妈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曾善才只是点了头,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切,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婆都跟人跑了,你还在这里装什么有钱人?”大妈翻脸比翻书还快。

曾善才的眼眸里有了点怒意,可终究还是没有发作出来。杨生向那个大妈走去,眼神冰冷。宁涛招呼了一声“扬兄,你到哪里去?”杨生耸了一下肩,来到了宁涛的身边“那女人嘴臭,我想教训她一下。”

宁涛说道“我们是来做善事的,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曾善才今日所经受的一切,何尝不是在偿还前世的孽债?前世他是一个乡霸,欺男霸女,今日乡邻欺凌他,这就是他的报应。以前,宁涛也不太理解这个,好人为什么会承受那许多的磨难,却还总是看不到希望,熬不到头。自从唤醒了账本竹简的器灵虫二,可以诊断前世善恶之后,他就理解了。

中国经济的里程碑成就

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只是这些道理讲给杨生听,他也理解不了。终于要到家了,一对老人还有一个小女孩站在院子门口望着这边。那对老人背都驼了,头发也都白了,单薄的衣服和单薄的身子,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们吹到。那个小女孩六七岁的年龄,穿着画布衣服,脚上穿着一双脏兮兮的不屑,一只脚指头露在鞋面上,也没有一双袜子。

“爸爸!爸爸!”小女孩看见了曾善才,欢呼着跑了过来。曾善才很虚弱,可是小女孩跑到他身前的时候,他却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就将小女孩抱了起来,眼泪也就在那一瞬间夺眶而出,他的声音也哽咽了“妞妞,我的妞妞……”这画面在宁涛的眼里定格了下来,他的嘴角露出了笑容,这画面对他来说比《蒙拉丽莎的微笑》还珍贵。白婧来到了宁涛的身边,说了一句话“夫君,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你……不会是?”白婧忽然捂着小嘴呕了一下“呕……”

宁涛顿时紧张了起来“你真有了?”白婧松开了捂着小嘴的手,抿嘴笑了一下“哪有那么快,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你喜欢什么,我就给你生什么。”

宁涛有些无语,给了白婧一个白眼。这么感人的场合里开这种玩笑,她什么时候能学会正经?可这就是白婧,她什么时候要是正经了,那她就不是白婧了,是婧白了。

曾善才拉着小女孩的手倒转回来,脸上有泪也有笑“宁先生,宁太太,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儿曾妞妞,妞妞,叫叔叔阿姨。”“叔叔们好,阿姨们好。”曾妞妞乖巧地道。

青追伸手将曾妞妞抱了起来,笑着说道“妞妞真乖,阿姨有糖,我们回家吃糖去。”“好啊好啊,谢谢阿姨。”曾妞妞高兴得直拍手。在曾善才的带领下,宁涛一行人来到了曾善才的家里,曾善才又介绍了他的老父亲和老母亲跟宁涛等人认识。曾善才的家里没有地方坐,一大群人就在院子里聊天。也不是瞎聊,宁涛特意询问了曾善才的老父亲村里的情况,甚至还有附近几个村子的情况。要做善事,不了解情况怎么行,如果随随便便撒钱就是做善事,那善事也有可能变坏事。

白婧和青追还有软天音全程陪着,学习宁涛的处理这种问题的手法。不管是白婧还是青追,亦或者是“全面助理”软天音,她们毕竟是妖,尤其是白婧和青追,杀人害人她们擅长,可是做善事就纯粹是门外汉了,必须得学。没聊多久,一个穿着皮羽绒服的男子和一个穿军大衣的男子来到了曾善才的家里,开门见山地道“我是团聚村的村长,请问你们是剧组吗?有事跟我谈就好,曾善才不了解情况。”

曾善才慌忙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介绍道“宁先生,宁太太,这位是我们村的村长王子牛。”他又看了一眼站在王子牛身边的穿军大衣的男子,跟着又补了一句,“哎哟,罗主任也来了,这位是我们村的治保主任罗腾飞,我们俩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穿着军大衣的罗腾飞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不屑的意味,连句话都没跟曾善才说。

村长王子牛说了句客气话“请问,谁是宁先生?”宁涛站了起来“我是宁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ps写这章,这个故事,是想刻画一下现在农村的现状,这部分的故事不会夸张,务求原汁原味的真实。至于目的,我也是打工的人……。王子牛说道:“我听村民说,你们来我们村里拍戏,我来了解一下情况。”宁涛说道:“我们其实是……”却不等宁涛把话说完,罗腾飞就插嘴说了一句:“你们有上面的批文或者介绍信吗?没有的话,你们不能在这里拍戏。”

宁涛笑了一下:“为什么?”王子牛说道:“我们村是贫困村,目前还在申请扶贫资金。相信你们也看见了,这里没什么风景,就只是一些村民的房子,也都很破旧,形象不好。”

宁涛说道:“你们是怕我们拍丑了,你们领导看见了脸上无光,你们也不好交差,是不是?”王子牛顿时皱起了眉头,一脸都不高兴,可又不清楚宁涛的身份底细,不敢贸然发火。

倒是治保主任罗腾飞毫不客气的道:“我不管你们是谁,我也不管曾善才是怎么把你们给忽悠来的,我就一句话……不不,我们村长的意思是,你们不能在这里拍戏。”宁涛笑着说道:“谁说我们要拍戏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