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斗地主联众-昆仑网

其国小,致敬火物资匮乏,在当时,哪里有丝绸锦缎,这些东西,对土斯来说,都是非常珍贵的,也是非常需要的。

他如此相问,神山执其实早在阮杰的预料之中,神山执闻言之后,也是不慌不忙的说道:“回大王,越横乃当今一流统兵上将,他的营盘,坚实无比,又依仗地利,而且大营内外,每隔数步,皆有士兵巡防,营外之地,更有暗哨无数,若采取强攻,断然不可取。”勤武“恩……”陆辰缓缓点了点头。

致敬!火神山执勤武警的这些画面令人感动

阮杰见状,画面令则是又说道:“在下投靠大王,同样,为表忠心,也为大王准备了一份大礼。”“哦?”听到这话,人感动陆辰不由精神一震。阮杰继续说道:致敬火“青军大营,致敬火看似毫无破绽,实则,他们的所有粮草,都囤积在乌林,而且只有三万军士把守,若能出一支奇兵,夜袭乌林,毁其粮草,则越横必败!”如能焚毁对方粮草,神山执此战当然必胜,陆辰闻言,也忍不住心中一紧,继而凝声问道:“此话当真!?”“当然,勤武乌林在青军主力大营的东南方,若出奇兵,可饶袭小路,那里防御松懈,越横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乌林会遭到攻击。”阮杰信誓旦旦的说道。

他的神态很自然,画面令语气也很肯定,但陆辰听完,却不免生疑。决战前夕,人感动对方随军主薄归降,他怎么早不降,晚不降,偏偏在这个时候降,而且一过来,就献上了这么一条妙计。“哦?”越横闻言,致敬火先是眉头一挑,接着沉声说道:“呈上来。”

士兵掏出帛书,神山执双手高举,将其恭敬的放到了帅案上,接着躬身退下。越横拿起战书,勤武将其展开,举目看了下去:“青王僭越帝位,画面令孤承天道,画面令率军南征,今统兵百万,战将千员,大军过处,群贼净首,岳进等辈,伏首待宰,足下安敢与日月争辉,当顺天揖首,以免自误。”“呵呵。”越横读完,人感动微微笑了笑。

马英见状,则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越帅,风王信中都说了什么?”“哦,他说他的军力很强,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当尽早归降,方有活路。”越横风轻云淡的说道。

致敬!火神山执勤武警的这些画面令人感动

马英听完,鼻子都差点气歪了,也立即嗤声说道:“陆贼狂妄至极!上次让他逃脱,这次必取他狗头!”这时候,一名文官站了出来,其人名叫阮杰,为随军主薄,是青军帐中谋士一类的人物。他出来之后,先是拱手弯腰,朝着帅位上的越横施了一礼,接着开口说道:“越帅,在下有一计,不知可行否。”“哦?先生有何良策,还请速速道来。”越横连忙问道。

阮杰沉吟了一下,说道:“风王用兵,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在粮草上下手,或出其不意毁对方粮草大营,或想方设法断人粮道,以此制胜,且每每都能退敌,而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或许可以从此处下手。”听完他所说,越横深感赞同,缓缓点了点头之后,也马上说道:“先生请接着说。”阮杰继续道:“可能越帅还有所不知,风军之中,有一文官,名叫蒋同,乃在下多年同窗,孩童之时,就与在下一起行偷鸡摸狗之事,而今虽然各为其主,但若在下去信一封,他一定会接纳在下的。”“先生的意思是……”越横凝声问道。

阮杰道:“在下可与蒋同书信来往,言辞之中,表现出想要归顺风王的意思,蒋同见状,必然欣喜若狂,而在下假意归顺之后,则可趁势告诉风王,我军粮草大营所在之地,和防御情况,届时,风王获知此等战机,一定不会轻易错过……”他话一说完,越横已经明白了他意思,不由眼前一亮,忍不住赞道:“好计策!就按先生所说行事!”

致敬!火神山执勤武警的这些画面令人感动

“在下遵命。”阮杰施礼说道。随后,阮杰修书一封,遣人送往风营。

蒋同在风军之中,是任职典军书记的,官职不大,但地位还是不错的,因此,他的书信,下面的人也没敢阻拦,很快就将其送到了蒋同那里。后者收到消息的时候,还颇有些不解,不由微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说,是我故友的书信?”他的话,是冲着递信的士兵说的,那士兵闻言,也如实说道:“是的蒋大人,送信的人说是你多年同窗。”“哦?”蒋同更感疑惑,接过书信之后,也微微摆了摆手道:“你且退下吧。”蒋同也拆开书信举目看了下去。阮杰这封信的内容,并没有直接言明要投靠风军,而是在言语之中,颇有埋怨越横的意思,说其有功不赏,无过却罚,非常看不起自己,而且风军大军压境,青军必败无疑,青国国内,更是形势动荡,自己内心忧虑,前途堪忧,正不知后面的路该怎么走下去。

他虽未言明,但蒋同看过书信之后,显然是大喜过望,对于这个多年同窗,他自然是再熟悉不过,而他也片刻都未犹豫,立即拿着书信去求见陆辰。见到陆辰之后,他先是恭敬的施礼,然后兴奋的说道:“大王,好消息啊!”

见他满脸兴奋,陆辰也不由乐了,随即问道:“哦?蒋大人有何好消息?”“大王请看。”说着话,蒋同也连忙递上了阮杰的书信。

陆辰疑惑的拿起,展开看了下去,信的内容,更像是对老友倾诉心声,可也从侧面,说明了阮杰心中的焦虑。陆辰看过之后,也更加疑惑了,不由狐疑的看向蒋同,问道:“这是……”

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蒋同连忙解释道:“此人,名叫阮杰,乃微臣多年好友,现在,更是任职青军随军主薄。”“哦?”听完,陆辰也不由精神一震,说道:“这个阮杰的具体情况,你且向本王道来。”“是。”蒋同先是应了一声,接着道:“阮杰并非青国人氏,而是学成之后,去青国谋的官,现在大王率军攻伐青国,青国形势堪忧,阮杰为找后路,与微臣来往,也在情理之中。”“恩……”陆辰沉吟了一下,随后说道:“你且继续与他书信往来,探其口风。”

“微臣遵命!”蒋同兴奋的说道,显然,在他认为,若能成功劝降阮杰,无疑也是大功一件。随后,蒋同开始与阮杰频繁的书信来往。

前面两封,阮杰还是和之前一样,只是向蒋同倾诉自己心中的苦恼,可到了后面,蒋同也开始在信中劝其早作打算。而在这一天,他也终于邀请阮杰,到风营一聚,把酒言欢。

接到他这封信之后,阮杰那是立即面见越横,向其说道:“越帅,现在蒋同已深信不疑,也必然在风王面前说过此事,在下此去风营,若大事成,风王必败!”越横闻言,脸色也有些激动,不过他还是说道:“世人皆知,风王乃奸诈之辈,先生此去风营,一切可要小心啊。”

“哎?越帅勿忧,在下定当不辱使命。”阮杰信誓旦旦的说道。越横点了点头,随后扬声喊道:“来人!取酒来,为先生壮行!”不多时,军士取来美酒,越横亲自接过,为阮杰和自己各升了一杯,接着端杯说道:“先生,本帅祝你马到功成,若大事可成,先生也必将是此战的第一功臣!”“越帅请!”阮杰闻言,也激动不已的说道,随后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水。

与越横道别之后,阮杰也独自一人,开始前往风军营地。风军营地,戒备森严,明哨暗哨不知道有多少,毫无疑问,还没等阮杰近前呢,就已被暗哨扣押,好在蒋同事先已经与他约好了,也出现的及时,便将他请入了军营。

到了营中之后,蒋同也拉着阮杰去了自己的住处,开始命人上酒肉,与其推杯换盏。两人乃同窗好友,又是发小,多年不见,眼下自然是有许多话要说,而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蒋同也神态微醺的放下了酒杯,说道:“阮兄啊,你当年到青国求官,我就劝过你,让你不要去,可你不听,现在好了吧?我王伐青,青军必败无疑,你也当及早想好退路啊。”

“哎!”阮杰闻言,也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在下虽为随军主薄,但在越横面前,却人微言轻,更无法左右大局啊。蒋兄有所不知,那越横,仗着自己是三军主帅,骄横跋扈,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在下此番前来,也还是偷跑出营的,若被越横知晓,必会受军法啊。”听到这话,蒋同眼珠一转,趁势说道:“以在下之见,阮兄就不要回去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