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快乐无敌大pk斗地主-IT部落

宁涛走过去挪开了那只椅子,青海开然后打开了房门。

“讨厌!临时接”林清妤给了宁涛一个白眼,可转瞬就笑了。宁涛说道:待点护“我们走吧,我们去哪里?”

青海开15个临时接待点护送返程客

“我们去看电影吧,送返程好久没看电影了。”林清妤满眼期待的看着宁涛,生怕他拒绝的样子。“好吧,青海开那我们就去看电影。”宁涛说。白天在蓝图生物科技公司的办公楼里他没有回应她的表白,青海开这让他感觉伤害了她,他的心里多少有点愧疚,总想补偿她点什么,所以连想都不想就答应了。却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临时接“林小姐,那位先生是你的朋友吗?请他一起来参加派对吧。”说话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待点护黑色的燕尾西服,待点护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领结,简单的色调,给人一个严肃的印象。他的脸庞线条分明,上唇上留有一抹个性十足的小胡须,再加上笔挺的身材,不得不说他是那种任何女人看了都会留下印象的男人。宁涛与他相比,送返程多了一份阳光的亲和感,少了他身上的严肃感和贵族的气质。

青年向宁涛和林清妤走来,青海开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鄙人武田玉夫,请问先生贵姓?”他就是武田信介的儿子,临时接武田生物制药的未来接班人武田玉夫。“谁让她长那么漂亮却不接受圈子的潜规则?更何况,待点护她拒绝的还是她惹不起的人。”

“她就不该来,送返程这不是自找罪受吗?那个人也在这里……”这些声音进入宁涛的耳朵,青海开引起他的好奇心。他问过赵无双是谁毁了她的脸,青海开可是赵无双并没有告诉他。现在那些嘀嘀咕咕的议论声里提到那个人,而且就在这里。他的视线扫过一张张面孔,可没有更多的线索,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耳钉,临时接染着金发的青年走了过来,临时接端着一只高脚酒杯,面带笑容,语气“惊讶”地道:“呀!这不是无双吗?刚从韩国回来吗?”耳钉青年的挑衅却并没有因为赵无双的沉默而结束,待点护他又说道:待点护“不过我相信你那张脸就算去韩国最好的整容医院都没用,看在大家合作过的情分上,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欧洲的最好的整容医生?”

这样的话就算脾气再好的人也受不了。赵无双冷声说道:“陈天昇,我没理你就已经很客气了,你不要太过分了。”

青海开15个临时接待点护送返程客

范铧荧凑到了宁涛的耳边,“这个陈天昇是当下很红的鲜肉明星,以前追求过无双,被拒绝了,现在来落井下石。”宁涛点了一下头,示意他听到了。可是他平时很少关注娱乐圈的事情,范铧荧说这个陈天昇很红,可他却连半点印象都没有。“赵无双,我过分?呵呵。”陈天昇怒极反笑,“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想知道就你那脸,你怎么还有勇气来这里?你不会是想找一个蒙面女侠的角色吧?呵呵呵。”很多的视线都聚集到了赵无双的脸上,有人幸灾乐祸,有人麻木不仁。演艺圈本来就是一个没有真情的圈子,以前被赵无双踩在脚下的那些女星,那些想潜她而被拒绝的人,还有那些想与她合作从她身上捞钱却没如愿的人,他们又怎么可能同情她的遭遇?

却就在一片幸灾乐祸,冰冷、麻木不仁的眼神里,赵无双抬起了手来,慢慢的摘下了她的口罩。一张能让人眼珠停止转动的美丽的脸庞曝露在了空气之中,灯光映照下,那皮肤白皙娇嫩,没有任何疤痕。那一双略带点蓝色的眼睛美丽灵动,眼神里蕴藏着涅槃重生的勇气和自信。赵无双将口罩摘下来的那一刹那间,整个酒会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一种奇怪的安静。“这……”陈天昇一脸惊讶的表情,“你的脸怎么好了?”

赵无双冷笑了一声,“抱歉,让你失望了。”陈天昇的一张鲜嫩好看的脸庞阴沉了下来。

青海开15个临时接待点护送返程客

“这怎么可能?报道说她的脸彻底毁了,根本就没有可能在恢复。”“是啊,她的脸看上去就像没受过伤一样。”

“难怪她有勇气来这里,这是要向外界宣布她回归了。”一个青年从人群中向赵无双走来,他长得一般,可身上没有一样不是顶级的奢侈品。尤其是手腕上的一只镶满钻石的“宇宙大爆炸”百达翡丽腕表更是惊人的价值三千多万!能戴三千多万的腕表的人,这只表就足以说明他的身份和地位。这个青年一出现,嘀嘀咕咕议论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还有人哪怕没有挡着他的路也下意识的退一步两步,生怕惹到他。范铧荧又凑到了宁涛的耳边,轻声耳语,“这个人叫槐克兵,华国娱乐圈一哥。北都槐家,那也是放眼全国顶级的大家族,资产几百亿。他在娱乐圈只手遮天,没有他潜不到的女星。他想让哪个女星去陪谁,那个女星就得去,没人敢得罪他。”宁涛心中一动,难道伤害赵无双的人就是这个槐克兵?

果然,范铧荧的下一句话就来了,“除了无双,他就是那个毁了无双的脸的人。虽然没有抓到那个凶手,可谁都知道是他。”说完这句话,范铧荧从宁涛的身边迎了上去,面带笑容,“槐公子,别来无恙啊。”

槐克兵只是淡淡的点了一下头,连看都没有看范铧荧一眼。他的视线始终停留在赵无双的脸上,那眼神冷漠,就像是毒蛇的眼睛。他主动上去打招呼,借机避开,这其实是一个自保的举动。

槐克兵在赵无双和宁涛的身前停下了脚步,几个一看就是保镖的人又在槐克兵的身后停下了脚步。宁涛感觉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惧,他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握在了手里。一丝灵力也就在那个时候溜进了她的身体,给她带去放松与安宁。

宁涛的举动是出于保护赵无双的目的,没有别的意思,可落在别人的眼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个小子是谁啊?居然和赵无双牵手。”“难道是哪家名门的公子?从没见过啊。”“赵无双销声匿迹几个月,这小子不会是她这段时间交的男朋友吧?”

“那就有好戏看了,圈子里谁不知道槐少喜欢赵无双,甚至还向她求婚了,可却被她拒绝了。槐大少放言,他得不到的,宁愿毁了也不会让别人得到。这小子当着槐少的面牵赵无双的手,这不是当众打槐大少的脸吗?”槐克兵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小小的眼睛里也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

宁涛松开了赵无双的手,但不是因为槐克兵,而是那些说他的赵无双的女朋友的议论让他感到有些尴尬。再就是,赵无双已经镇定下来了,他再抓着人家的手就不合适了。“无双,好久不见,这位是谁呢,不介绍介绍?”槐克兵说话了,说话的时候脸上一扫阴沉,露出了一个颇为和气的笑容。

最可怕的其实就是这种人,对你微笑,满脸和气,当你转过时候就往你的背上扎一刀。宁涛对槐克兵没有半点好感,只是看着他,没有半点回应。

槐克兵眼眸中的那一丝恨意更明显了,嘴角的笑意却也更浓了。赵无双朗声说道:“这位是宁涛宁医生,我的朋友,也是宁医生治好了我的脸。”这话似乎并不是对槐克兵说的,而是在所有人人介绍宁涛。她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借此机会向外界传递她回归的信息。一石激起千层浪,她这句简简单单的话又引起了一片议论。

“是他治好了赵无双的脸?这怎么可能?”“那有这样的医术?就算有,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吧?”

“赵无双一定是带那个小子来故意气槐少的,可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什么场合。”就在这些窃窃私语里槐克兵淡然一笑,“无双,听说你的脸被人用硫酸泼了,我很是痛心,可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治好,这太好了。我们很久没见了,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由始至终,他连跟宁涛说一句话的兴趣都没有。他这种层次的大少,什么样的医生能入他的眼?“对不起,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聊的。”赵无双的声音里带着压抑的怒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