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新型电子游戏机-畅捷通

这一次真的是宇宙观崩塌,劳永逸扶都扶不起来了。

武玥笑着说道:劳永逸“我说出来,你不许去找他的麻烦。”宁涛点了一下头:劳永逸“你放心,我可是三界共主,我绝对不会去找他的麻烦,孩子的爸爸究竟是谁,你快说呀。”

如何一劳永逸的瘦下来?

武玥说道:劳永逸“孩子的爸爸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劳永逸“嗯?”宁涛顿时愣了一下。他是真的糊涂了,劳永逸但武玥说的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这句话的意思他确实理解的。毕竟,他可是医科大学毕业的三界共主。武玥笑盈盈地道:劳永逸“我跟你说我怀孕了,你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肯定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别的男人的吧?”尼玛,劳永逸你1000年前跟我睡了一个晚上,1000年后来告诉我你怀孕了,这孩子不是别的男人的是谁的?

武玥哥哥笑了两声:劳永逸“你看,劳永逸你的脸色又变了。好了好了,我就把事情跟你说清楚吧,免得你着急。你知道1000年前我只是一个女鬼吧,虽然道行高深,但也只能算是半个鬼仙。和你度过一个晚上之后,没过多久我就发现我有了。但我怀的孩子是鬼婴啊,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需要孕育千年才能诞生,一旦他出世便是鬼王。”劳永逸宁涛的脸上是一个奇怪的表情。碧明珠点了一下头,劳永逸她知道宁涛这是在安慰她,可是她还是很紧张。

宁涛说道:劳永逸“明珠,劳永逸等下你站在通道口,吸引那几个人的注意力。阿绿罗,我们到崖壁上埋伏,藏进纤维绳里,运气好的话,我们大概能轻轻松松的干掉两个。”阿绿罗点了一下头,劳永逸迈步就往通道外走。“等等。”碧明珠叫住了阿绿罗,劳永逸后者转身过来的时候,她将手中的石匕抛了过去,“你是主力,这匕首给你用。”阿绿罗接过了石匕,劳永逸然后冲碧明珠点头致意。

碧明珠叮嘱了一句:“老送,小心一点。”宁涛回头一笑:“放心吧,你我夫妻合力,其利断金。”

如何一劳永逸的瘦下来?

碧明珠笑了,终于不紧张了。送子神的身上有一种能让女人安心和愉悦的特质,她深有体会。宁涛和阿绿罗来到一面崖壁下,抓着纤维绳往上爬。差不多五十米的高度的时候,宁涛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的情况,然后说道:“阿绿罗,我们就在这里埋伏。我们的头顶上各有一个人下来,等他们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就突然出手袭击他们。”之所以再三解释,交代战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阿绿罗的智商的问题。就阿绿罗那仍然捉急的智商,他必须要交代清首发阿绿罗点了一下头,然后又问了一句:“怎么埋伏?”

如果这次伏击失败的话,那问题多半会出在阿绿罗的身上。宁涛伸手扯断崖壁上的细小的纤维绳,拨开粗大的纤维绳,然后将身体挤进纤维绳中。这次不需要宁涛再解释,阿绿罗自己就看明白了。他也学着宁涛的样子,扯断细小的纤维绳,拨开粗大的纤维绳,然后将身体挤进崖壁之中。两人藏好没多久,那八个人就下来了。

“阿绿罗,你他妈说话啊!”有人嚷叫。“那绿皮就算没摔死,恐怕也被我们砸死了,怎么说话?”有人说。

如何一劳永逸的瘦下来?

“可惜了,首领应该让我们吃了他的。”“但愿那家伙还没有分解,我们还可以喝点血。”

说话的两人,就在宁涛和阿绿罗的头顶。另外六人分别在左右两侧和正面的崖壁上。八个人,四个方向,没个方向两个人,彼此之间隔着上百米的距离。这样的距离,宁涛一点都不担心完成伏击之后,另外六个人能包围过来,等他们爬过来的时候,他和阿绿罗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应对。头顶上的两人很快就爬到了宁涛和阿绿罗的藏身处。火光映照下,宁涛透过纤维绳之间的缝隙瞅见了一张满是金色鳞片的脸庞。这家伙长得像蜥蜴,脖子上也布满了金色的鳞片,石匕很难刺破他的脖子。蜥蜴男忽然停了下来,瞅着身前的纤维绳,讶然道:“这里面好像有一个人。”宁涛突然出手,握着石匕的手从纤维绳从刺出,笔直的捅进了蜥蜴男张开的嘴巴里。

“唔!”蜥蜴男慌忙后仰,金色神血喷涌。宁涛的手抓着一根纤维绳,瞬间缠住了蜥蜴男的脖子,同时一头撞在了蜥蜴男的头上。

蜥蜴男一手抓着纤维绳,一手拿着火把,根本就没有手跟宁涛战斗。宁涛却是身体嵌在纤维绳中的,一双手都可以用。结果被宁涛这一头击,他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往下坠落,可是他的脖子上缠着一根纤维绳……

蜥蜴男等于是被执行了吊刑,颈椎断裂,他颤了几下就不动了。他的运气很好,遇到的是一个个子瘦小的目标,一匕首就捅进了人家的脖子,轻松搞定。

一具尸体挂在了岩壁上,一具尸体往下坠落,两支火把也坠落到了深渊底部,冲击力之下,熄灭了。“有埋伏!”左侧一个人吼道。“快下去!”右侧有人吼道。在岩壁上,他们发挥不出人数的优势,而在深渊底部,他们就能发挥出人数优势。

对面还有人吼叫:“敌袭!敌袭!”“杀!”宁涛低吼了一声,抓住那根吊死蜥蜴男的纤维绳,贴着岩壁奔跑,然后猛地往左侧荡了过去。

这一刻,送子神化身为人猿泰山。阿绿罗也学着宁涛的样子,抓着那个被他击杀的瘦子的纤维绳追着宁涛往左侧荡去。

左侧那两个人正在往下滑,他们手中的火把根本就照不到借着纤维绳荡过来的宁涛和阿绿罗,等到听到风声举起火把去看的时候,宁涛和阿绿罗已经到了他们的身前。宁涛一脚踹在了一个举着火把的神灵的脑袋上,那人惨叫了一声,从崖壁上坠落了下去。

阿绿罗的身体远比宁涛强悍,他直接撞了上去,也将他锁定的目标撞下了崖壁。这里距离深渊底部还有几十米的高度,这样摔下去,不死也报废了。这无疑是一次完美的伏击战,几乎无惊无险的干掉了对方四个神灵。阿绿罗忽然开始佩服起送子神来了。

难怪人家带个妞还能在这人吃人的世界里混得风生水起,这是实力所致啊!八个人下来,最终就只有四个来到了深渊底部。

四个人聚集在一起,高举火把,警惕的注视着四周。火把的火光并不足以照亮整个深渊底部,他们甚至看不见另外四个同伴在什么地方,是死了,还是活着。

却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通道里忽然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不要杀我!不要啊!”四个壮汉纷纷将火把移到了那个方向。

TOP